快捷登录,享 免费下载
首页 > 教程资讯 > 教程详情

苹果前首席设计官艾维发文纪念乔布斯:我每天都在想他

综合资讯 完美下载小客服 2021-10-05
文章分享

10 月 5 日消息,美国当地时间周一,苹果前首席设计官乔尼・艾维 (Jony Ive) 在《华尔街日报》杂志上发文,纪念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・乔布斯 (Steve Jobs) 逝世十周年。在文章中,艾维回顾了他与乔布斯的友谊和合作,以及这如何激励他推出创意团队 LoveFrom。

我几乎没有想过史蒂夫的过世。我对 10 年前那个残酷而令人心碎的日子的记忆是零散的、随机的。我不记得开车回家了,但我记得那是十月份的一个天空朦胧的日子,记得后来与蒂姆(苹果现任首席执行官)在花园里默默地坐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自从发表史蒂夫的悼词以来,我从未公开谈论过我们的友谊、我们的冒险或我们的合作。我从未读过铺天盖地的封面故事、讣告或民间传闻中怪诞的错误描述。但我每天都会想起史蒂夫。

劳伦(乔布斯遗孀)和我关系很好。我们两家相识已经将近 30 年了,共同经历了很多人生里的喜怒哀乐。我们经常聊天,很多时候都会谈到史蒂夫,但很少谈到我和他的工作。最重要的是,我们谈到了未来,以及他在艾默生集团非凡而令人鼓舞的工作。

当劳伦聪明、好奇心很强的孩子问起他们的父亲时,我总是情不自禁。我可以愉快地谈上几个小时,描述我深爱的这位非凡的天才。

我们一起工作了将近 15 年,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在一起吃午饭,下午在设计工作室度过。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、最富有创造力、最快乐的时光。我喜欢史蒂夫看世界的方式。

毫无疑问,史蒂夫是我见过的、好奇心最重的人。他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不受他的知识或经验的限制或干扰,也不是随意或被动的。他精力充沛,有时还有点儿焦躁不安。他刻意而严谨地练习他的好奇心。

我们中的许多人天生就有好奇心。我相信,在接受传统教育或在拥挤的环境中工作后,好奇心是一种需要用心和纪律约束的决定。

在较大的群体中,我们的谈话倾向于有形的、可衡量的。谈论已知的事情会更舒服,更容易,也更容易被社会接受。但对史蒂夫来说,好奇心和探索试探性的想法比被社会接受要重要得多。

我们的好奇心要求我们去学习。对史蒂夫来说,想要学习要比想要保持正确重要得多。好奇心促使我们走到了一起,这是我们愉快而富有成效的合作的基础。我认为这也减轻了我们对尝试新事物的恐惧。

史蒂夫关心的是自己思考的本质和质量。他对自己期望很高,以罕见的活力、优雅和自律的方式努力思考。他的严格和坚韧设定了一个令人眩晕的高门槛儿。当他不能满意地思考时,他会抱怨,就像我抱怨自己的膝盖一样。

当思想转变为想法时,尽管这些思想是试验性的、脆弱的,但史蒂夫认识到这是一块神圣的土地。他对创作过程有着如此深刻的理解和崇敬。他明白,创造应该受到特别的尊重,而不仅仅是在想法够好或环境合适的时候。

想法通常都是脆弱的。如果它们的问题被解决了,它们就不再是想法,而是产品。不被新想法的问题所困扰,需要坚定的努力。这些问题很容易表达和理解,而且它们需要鼓励。史蒂夫专注于真正的想法,尽管有时候这些想法是片面的或不可能的。

我曾想,到目前为止,我对我最好的朋友和创意伙伴的记忆,以及他非凡的眼光,会给我带来安慰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十年后,他在我的记忆中仍占有重要地位。我对他的理解是,他不会保持舒适或安静。

除了乔布斯的想法和远见,我也怀念他的洞察力,正是这种洞察力给混乱带来了秩序。这与他传奇式的沟通能力无关,而是与他对简单、真实和纯洁的痴迷有关。

乔布斯没有被金钱或权力分心,而是促使他切实表达他对人类的爱和欣赏。他坚信,通过做些有用的、有力量的、美好的事情,我们可以表达对人类的爱。

当史蒂夫在 20 世纪 80 年代离开苹果时,他给自己的新公司取名为 NeXT。他非常善于取名。在将近 30 年后,我离开了苹果,我的好奇心驱使我去学习和发现新的方法来做出有用的贡献。正是史蒂夫强大的动力鼓励我了取下一个冒险的名字 ——LoveFrom。

我觉得很幸运,能够继续和我在苹果公司的朋友们合作,同时我也能为许多新朋友一起探索和创造感到荣幸。劳伦和我终于合作了。事实上,我们已经合作了几十年。

史蒂夫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,我会怀念在一起聊天的日子。当时劳伦坐在床旁的地板上,背靠着墙。

史蒂夫去世后,我去了花园。我记得轻轻地关上木门时,门闩发出的声音。在花园里,我坐在那里想,说话常常会妨碍倾听和思考,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总是保持沉默的原因。

我非常想念史蒂夫,永远想念与他无言却充满默契的日子。

相关文章